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四方集運客服電話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青海要聞

我們的十三五:從莊稼漢到職業農户

來源: 青海日報    發佈時間: 2020-10-16 09:12    編輯: 成忱         

十一長假,前往雲谷川印象小鎮的遊客絡繹不絕。

如今的陶北村一改往日的舊貌,農户們都住進了高樓。(陶北村供圖)

  “每天看着有那麼多遊客進入小鎮遊玩,我們打心底裏覺着高興,村裏所有人都覺着今後的日子有盼頭。”

  這個十一長假,54歲的褚雲雖然整日在大棚裏忙活,但臉上始終帶着笑容。這一抹笑容裏,透露着對當下富足生活的知足,也透露着對未來美好光景的期許。

  同樣是在大棚裏幹活,但與五年前相比,褚雲的心境已經截然不同。“之前純粹是為了生計種菜,一年下來一萬多元的收入也就只夠解決一家人的温飽。現在不一樣了,這已經不單單是我自己的營生,更是全村發展奔小康的基礎嘞。”

  褚雲家住西寧市城北區大堡子鎮陶北村。五年前,陶北村還是個土路串聯着田地的小村落。如今,包括褚雲在內的486户村民住進了樓房,開上了小車,搖身一變成了城裏人。平日裏,老人們在休閒廣場上閒聊拉家常,孩子們在一旁的運動場追逐嬉戲,村裏的幼兒園裏不時飄蕩着稚嫩的歌聲,村級政務服務中心裏為村民們提供着貼心的便民服務。

  五年前,褚雲哪想到會有如今的一切,他認定土地就是自己今後人生的依託,家裏的三個大棚支撐着一家人的全部生活。

  2016年之前,藉着鄉村旅遊的東風,他也短暫的利用採摘熱嚐到了旅遊的甜頭。“但那會兒搞的規模小,也沒賺到什麼錢,自己也不會經營,沒過多久就放棄了。”

  2016年,他迎來了轉機。

  2016年,陶北村被列入城中村改造項目,整村需要拆除重建。與此同時,村民們的生計也一下子成了問題。陶北村就是一個農業村,村裏的大部分人都靠種植蔬菜為生。但村子重建後,周邊將不再有土地供包括他在內的莊稼漢們種植。包括褚雲在內的486户村民都很迷茫,不知道以後該靠什麼生活。

  這個時候,村兩委提出搞鄉村旅遊,但要走出去,發展鄉村“飛地經濟”。

  “現在全省都在強調生態保護,我們要利用生態資源,而不是破壞它。只有這樣,村裏的發展才能長久,咱們的小康生活才能實現。”

  為了説服村裏人同意在柳樹莊村搞“飛地經濟”,包括陶北村黨支部書記陳俊良在內的村兩委班子成員連續一個多月不斷到每户去做工作,並帶頭拿出拆遷補償款入股,這才打消了村民們的顧慮,也給村民們的心裏種下了夢想的種子。

  這塊陶北村的“飛地”,就是如今的雲谷川印象小鎮。這座位於湟中區李家山鎮柳樹莊村的旅遊小鎮古樸別緻,很多建築都是當年農村舊居,石板鋪築的小路曲折蜿蜒穿梭在這些舊居之間,清澈見底的流水緩緩流過小路旁的溝渠。小鎮入口處的駝隊銅雕與湟中暖鍋樓外牆上的一個個銅製暖鍋交相輝映,向八方遊客展示着河湟谷地曾經的輝煌。小鎮入口處矗立着一個碩大的暖鍋,與入口轉角高築的戲台遙相呼應,承載着河湟流域的文化縮影。

  “小鎮建成了!”“夢想成真了!”

  小鎮完工的那天晚上,褚雲清楚記得,村裏的很多人都沒能睡着,大家都在為夢想照進了現實而感到興奮與自豪。

  “村裏建設這個小鎮一是為了給村民們謀個生計,同時也是為了向外傳播咱們的鄉土文化。”褚雲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卻對這個小鎮的建設有着清晰的認識。

  今年十一長假,褚雲已經記不清接待了多少遊客。“苦點累點沒什麼,就怕沒有人來呀。”褚雲説,現在他最害怕閒着,還是習慣忙一些。“自己忙着,證明咱們的小鎮有吸引力,遊客們愛來,村子的發展路子就能走下去。”

  如今,200多名陶北村村民和褚雲一樣在小鎮裏工作,連帶着湟中區周邊的兩個村的村民也在這裏找到了謀生的出路,光褚雲一人一年的收入就有近3萬元。他説,這些年,他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居住環境變了,村民們的心氣兒也不一樣了。”至於褚雲自己,不僅有了一份穩定收入的職業,自己也沒有放下多年的“手藝”。褚雲希望靠着這雙手,為村裏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也為自己日後的生活描繪一個更加燦爛的明天。(鄭思哲)